邓氏祖传秘方草药治疗各种肝病肾炎|泻肚嘴痛喉咙痛肚痛

日期:2017-02-09 / 人气: / 来源:未知

疾病医疗
高技路655号绿亮科创园3号楼205室
邓氏专家医生
服务简介
交易地点:兴国县城 鸽姆华佗草药研究院 具体微信​‌‌联系:TonyLonngDom

本公司采用草药秘方专业治疗各种乙型肝病,肾炎,专业治疗各种泻肚、热症、嘴巴疼痛、口腔溃疡、牙龈肿痛、牙床肿痛、牙疮症、喉咙痛、肚子痛,清热解毒等,疗效可靠。

我公司是一家以中草药为特色,治疗各种疑难病的专业机构,总部设在江西赣州市兴国县,这几年来,在祖传秘方的基础上,治疗各种肝病,肾炎,各种泻肚、热症、嘴巴疼痛、口腔溃疡、牙龈肿痛、牙床肿痛、牙疮症、喉咙痛、肚子痛,清热解毒等方面获得重大突破,几十年来,各种患者成功治疗案例已经超过几千例,已经研制出治疗各种肝病(乙肝效果最快),肾炎,泻肚、热症、嘴巴疼痛、口腔溃疡、牙龈肿痛、牙床肿痛、牙疮症、喉咙痛、肚子痛,清热解毒等的特效方药。治愈率大大提高。为帮助各种晚期疑难病患者减轻痛苦,重获健康,本公司(研究所)决定面向全国推广我公司方药,并寻求各省市代理(具体合作事宜面议),希望海内外学有专长的中医药专家学者加盟我公司,同时也希望有志于中医药事业的年轻人到我公司学习。

我公司是国内较早开展药草人工栽培和临床运用的单位,尤其是对其抗肝病治疗方面的研究起步较早。是集名贵中药材生产,加工,研发,销售为一体的专业化公司。
我公司与国内多家制药企业建立了协作关系,是多家医药公司在江西或赣南地区的总代理。

优势比较:一般在医院治疗,由于医院医生上班时间安排以及医院不为人知的黑幕等这些原因,需要排队好几天甚至好几周才能安排住院并安排治疗,住院至少一到三个月不等,费用由几千到几万元不等。遇到要动手术的,费用大得惊人,多的几万,大的几十万。在这浮躁只认钱的时代,要是你遇到那些缺医德的医生更是造成误诊,延误治疗,他目的是要你多耗时间,多交钱,多包红包。然而,我们秉着救死扶伤之精神,利用手到病除的草药配方治疗,是经过远古时代祖传秘方,经过了几千上万患者成功医治案例考证,一般按要求服用5~7贴药,价格一般在千元以内,仅为医院治疗费用的十分之一左右,甚至百分之一,时间也是缩短至少一倍,甚至好几倍,为救治赢得宝贵的时间。

患者看病专业知识咨询\媒体报道\项目投资\战略合作联系 18939954886 也可发短信微信 QQ2250553958  
肝病官网 http://doctor.gg3m.com
华佗看病专家联系:15770707456  邓氏华佗再世专家  
华佗联系人:18926256810 邓先生 
 


==============================================================

“黑”医院救治不靠谱:究竟谁“害死”了魏则西?


2016年3月30日,魏则西在知乎网上记录了自己求医的经历,其中关于武警二院和百度搜索的内容引发广泛关注。,大学生魏则西的过世,让莆田系民营医院、百度推广、部队医院承包体制以及医疗监管制度等话题又成为全民关注焦点,其中百度因为第一个发生被推到风口浪尖。就事论事来讲,则西之死,究竟谁的责任最大?

近日,大学生魏则西的过世,让莆田系民营医院、百度推广、部队医院承包体制以及医疗监管制度等话题又成为全民关注焦点。这里面,因为百度推广官微第一个发声,很快被大量网民舆论堆到风口浪尖。

但在这个公众信息相对透明的时代,很快这件事背后的北京武警二院、承包医院科室的莆田系医院等真正的“黑手”开始浮出水面,舆论也开始转向。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百度乃至央视都是传播媒介、公信平台,必须被拎出来批斗的应该是这家以武警、三甲、公立等名头却私下承包的“北京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民营医院,更有是滋生了这种让普通人绝望的医疗制度。

5月2日,搜狐网发出了一篇重点文章《起底调查:引发公愤的医院科室背后是莆田系身影》,指出“乱象源于部队医院不归卫计委管理“,文中设置的问则更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声音:近一半网友认为,医疗监管部门应该对魏则西的去世负主要责任,医院方则为近3成,认为作为信息推广平台的百度则不到15%。

(截止5月2日16:30分搜狐网调查截图)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没有莆田系民营医疗机构选项,但应该是包含在”医院方“一栏;而魏则西本人在知乎上直接提出”权威的央视“因为没有纳入问题选项被忽略,而从大部分国人在生病择医时实际考虑来看:电视比网上更靠谱,央视的作用势必大于百度。

很简单,民众容易被“忽悠”,但不是真的傻。很多人意识到这件事如果继续揪着百度不放,很可能会让武警二院们、莆田医疗大佬们以及相关监管机构将继续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制造”出无数个王则西、李则西(这是过去十几年里每时每刻每刻都在发生的事实,不是吗?)

就事论事来讲,则西之死,究竟谁的责任最大?

第一要被追责的,是北京武警二院及背后莆田系民营医疗机构。毫无疑问,这家明知没有治疗效果,仍然仗着自己公立、三甲、武警等名头进行虚假宣传,把国外快放弃的“斯坦福生物免疫疗法”包装成国外引进的先进技术忽悠病人,并收取高额费、赚取利润——这是有意的作恶,是“杀人”的直接责任人,这钱赚得不干净、不道德,而且违法。

需要指出,这里说武警二院,也应该包含实际给魏则西治疗方背后的莆田系民营医院。近些年来,莆田系民营医院开办、承包了全国超过7成的医院,是电视台、报纸、网站等绝大多数广告平台的最大金主,也是很多普通家庭的病人都难以逃避的选择。好在随着越来越多类似“则西之死”事件的曝光,网易、搜狐等多家媒体将莆田系医院的名单公布。

第二,机制滞后、腐朽的的医疗监管体制必须重点问责。为什么一个叫做“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看起来十分权威可靠的部队医院,会把一整个“肿瘤生物中心”外包给了一个很不靠谱的私营医疗单位?

答案很简单,在这套以“市场化改革”为出发点、横行中国数十年的医疗体制中,各方很容易顺水推舟形成共赢关系。财经网日前撰文指出:在这个链条中,游医们得到了宝贵的医疗平台和护身衣,相关医院“盘活”了医疗资源获得不菲的让渡权收益,监管部门睁只眼闭只眼获得游医和出租方的双重笑纳。而且,在这场猫和老鼠的游戏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则是相关监管部门,政策的松紧与收放之间恰能提供一茬茬割韭菜的机会,而且还能避免游医们自恃报效有功、形成尾大不掉之势。

我们知道,Google也主动帮卖过虚假广告,被美国司法部调查后以5亿美元和解——后来谷歌发现在美国的监管制度下,犯罪成本太高,或者说喊出“不作恶”口号获得的影响力和利益超出损失的收入。换句话说,让Google“不作恶”的不是这家公司的善良,而是监管。

则西事件追根溯源,就在于中国的医疗行业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利益集中体,如果不对监管失职这个根源进行问责、持续保持舆论压力、促成体制变革,我们永远都不会“正常的、有尊严的活下去”。

第三,百度、央视以及各种报纸、网站等宣传虚假效果的广告平台,负第三责任。虽然理论上这些平台都是商业机构(党媒除外),道德不该是指导商业行为的依据;虽然理论上只要他们不违反法律,我们就应该更多追求监管的责任……但必须记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应该是一句口号,而是在这个法律滞后、制度缺失的国度里应该承担起的基本价值观。

回到这个问题。则西之死,第一个应该被直接追究法律问责的是北京武警二院背后这家莆田系民间医疗机构;应当深层次反思、追踪的医疗监管体系的滞后于腐朽,百度、央视等广告平台也同样应该自查、自重。此外,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提高鉴别、审视信息的能力,尤其是在关乎生命的医疗、药物等领域。

因为,你以及和你关心的人也活在这里。


作者:GG3M


现在致电 021-5992257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