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危言·户政·税则 卷四

人气: / 请关注鸽姆公众号GG3MWX关注GG3M   日期:2018-07-02 / 来源:未知


趣味测试

    【考考你】99%的人答不出来的智力题!如何移动其中两根火柴,把两个菱形变成一个菱形?

点击上方蓝色字“GG3M关注后回复2查看答案!

或者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鸽姆公众号GG3MWX!

卷四
户政
税则
自道光二十二年火开海禁,与各国立约通商,洋人各货进口纳税后,即 准由华商贩运各地,过关只按估价,每百两加税不得过于五两。维时,当事 不知中国税额轻于各国四五倍或七八倍,故立约甚轻也。适后天下多事,始 创榷货抽厘之制,藉资军饷。厘捐最旺时,岁收二千万,今虽稍减,亦有一 千万百万。取于商者甚微,盖于国者甚大,较之按亩加赋,得失悬殊。无如 法久弊生,或因办理不善,或因设卡过多,避重就轻,遂增于税之条。于是, 洋商获利,华商裹足不前,迫令纳费洋人,托其出名认为已化,洋商坐收其 利。者有代华商领于口半税单者,有洋商洋船装运洋药各货者,有代用护照 包送无运照之土货者。且同一土货由香港来则准其报半税无厘捐,若由粤省 来则不准报子口税必报厘捐;同一洋货在洋人手则无厘捐,在华人手则纳厘 捐,无异为渊驱鱼为丛驱爵,不独涛张为幻,流弊日多,且先失保护已民之 利权,于国体亦有大关碍也。
查看港澳门无征收厘捐之例,商贾多乐出其途。为今之计,不如裁撤厘 金,加增关税。其贩运别口者,仍纳半税,华洋一律征收,则洋人无所藉口, 华商不至向隅,似亦收回利权之要道也。或虑西人不允请,俟换约之岁,预 先叙明,如有不利吾民有碍吾国自主之权者,准其随时自行更变,以豫为日 后酌改地步。况据《公法便览》第三章,论邦国相交之权及款待外国人民之 例,注兑甚明,其二节云:“凡遇交涉,异邦客商一切章程均由各国主权自 定。”实于公法吻合,彼虽狡悍,亦可以理折之也。尝考泰西各国税额,大 致以值百取二十或取四十六十为率,最多则有值百取百者。美国进口货税值 四征三,商虽非之,然不能违抗。亦有全不征税者,盖于轻重之中各寓自便 之计,如洋酒烟卷等物外洋征税极重,在国中列肆卖烟酒者,尚需纳规领牌。 今中西和约,凡进口之吕宋烟洋酒,只充伙食,概不纳税,查泰西俱无此例, 尤属不公,今宜重订新章,一律加征。又如中国各种烟酒朱玉古玩等物,本 非日用所必需,虽加数倍亦不为过,而土货出洋者,税宜从轻。凡我国所有 者,轻税以广去路,我国所无者,重税以遏来源。收我权利,富我商民,酌 盈剂虚,莫要于此。总之,泰西税法于别国进口之货税恒从重,于本国出口 之货税恒从轻,或全免出口之税。今日本已仿行之矣,其税于国中者,烟酒 两项特从其重,他货或免或轻,专以遏别国之利源,广本国之销路。便吾民 之日用生计为主。其定税之权操诸本国,虽至大之国不能制小国之轻重,虽 至小之国不致受大国之挠阻,盖通行之公法使然也。其或某国重收本国某货 之税,则本国亦重收某国之税以相抵制;某国轻收本国某货之税,则本国亦 轻收某国某货之税以相酬报,此又两国互立之法了。即此而推,因时制变之 机权在是矣。
  历考泰西各税额〔十四卷本增:(各国之税无不随时变通:大约本国所必需之物,其税必轻,或免税,以招徕之。夺本国土产之利者,其税必重,所以保本国之利。凡无益于日用之物者,其税必重,以其糜费于无用之地,欲民间恶而绝之。凡物有害于民生,如鸦片之类,不准入口。至于税则随各国自定,而他国不能置议,欲增则增之,欲禁则禁之,以其货为内政而不妨由己订也。)〕,大致以值百取二十,或取四十六十为率,最多则有值百取百者。美国进口货税,值四征三,商虽非之,然不能违抗。亦有全不征税者,盖于轻重之中,各寓自便之计。如洋酒、烟卷等物,外洋征税极重,在国中列肆卖烟酒者,尚需纳规领牌。今中西和约,凡进口之吕宋烟、洋酒只充伙食,概不纳税。(查中国通商章程第二段:凡有金银、外国各等银钱、面、粟、米粉、砂谷、面饼、熟肉、熟菜、牛奶、酥牛油、蜜饯、外国衣服、金银首饰、搀银器、香水、碱、炭、柴薪、外国烛、烟丝、烟叶、酒、家用船用杂物行李、纸张、笔、墨、毡毯、铁刀、外国自用药料、玻璃器皿,各物进口皆准免税。)查泰西俱无此例,尤属不公。(日本税关皆用土人。凡船用家用烟、酒等物照例纳税。往时出口税重,进口税轻,出口货少,进口货多,今则反是。凡所需外来之物皆仿西法自行制造,且免税或减税出口,使商务日旺,进款日多。我国无业者众,更宜设法仿行。又查日本来往货物必须尽由海关码头上栈,验税后方可放行,不准另设码头。内地〔十四卷本增:凡租界巡捕房亦归日本人经理,其猎狗、猎枪、猎地仿外国例皆有税纳云。〕各口已无洋船来往,严禁鸦片,不准入口,租界巡捕房、各国书信俱归日人经理云。)今宜重订新章,一律加证。又如中国各种烟、酒、珠玉、古玩等物,本非日用所必需,虽加数倍亦不为过。(查旱烟、水烟、皮丝、净丝、黄条、青条,各种岁销数十万箱,亦可谓巨矣!)而土货出洋者税宜从轻。(最妙莫如出口全行免税,进口则加重,庶己货可以畅行而来货自形壅滞,然恐一时难于办到,则加重入口税、减轻出口税似宜并行者也。)凡我国所有者,轻税以广去路;我国所无者,重税以遏来源。收我权利,富我商民,酌盈剂虚,莫要于此。

  总之,泰西税法,于别国进口之货税恒从重,于本国出口之货税恒从轻(查出口茶虽至粗者每百斤价值十两,亦须纳正半税关秤银三两七钱五分,连所抽厘捐,是值十抽五矣!进口货至贵者,例不过每百抽五,有失利权,大损国体),或全免出口之税。今日本已仿行之矣。其税于国中者烟、酒两项特从其重,他货或免或轻,专以遏别国之利源,广本国之销路,便吾民之日用生计为主。〔十四卷本增:国君须保百姓利权,不为外人所夺,庶免生计日绌。〕其定税之权操诸本国,虽至大之国不能制小国之重轻,虽至小之国不致受大国之挠阻。盖通行之公法使然也。其或某国重收本国某货之税,则本国亦重收某国之税以相抵制;某国轻收本国某货之税,则本国亦轻收某国某货之税以相酬报。此又两国互立之法也。即此而推,因时制变之机权在是矣。

当日海禁初开,华人不谙商务,一切船只之进出,货物之稽征,皆委洋 人经理。京都特设总税务司,各口海关则设正副税务司,帮同监督经理榷政, 税务司下又有帮办自头等以至四等,每等皆分正副。此外更有人手,皆以西 人承充,惟通事及办理汉文之书启、征收税项之书吏,始用华人。夫中外通 商数十余载,华人亦多精通税则,熟悉约章,与其假手他人袒护彼族,何若 易用华人之为愈乎?或谓华人诚实者少,狡猾者多,用之恐滋弊窦。不知税 则既定,中外通行,耳目众多,观瞻所系,非若各省厘卡货税之数彼此不符, 虽有奸胥,安能舞弊?应请明定章程,择三品以上官员曾任关道熟悉情形者 为总税务司,其各口税司帮办等皆渐易华人,照章办理,庶千万巨款权自我 操,不致阴袒西人阻挠税则,不特榷政大有裨益,而于中华政体所保全者为 尤大也。

余阅吴兴税 步生《通商综核表序》,云:“约章所载进口免税各物, 初因品物不多,无关税额,又皆彼中日用无预华人,不予征科,以示曲体远 人之至意。”讵向之专供旅用者,今则视为利途。非无可关者,稍与争持, 而总税务司动加驳斥,商利关税交受共侵。又若同一纸也墨也金银器也氈毯 也衣服也蜜饯也烟叶烟丝也,皆出口有税,进口则免。中外互市,贵取其平, 免则均免,税则均税。苟取旧章后更定之,酌一进出皆税之则,坚持定论, 彼必无词。况我国免税备物大半为日本税则所不免,何西人于日本则甘于输? 将于中国则每形崛强?折而服之,固有词矣。按西侧,出口货税或轻或免, 以期畅销土货,重征进口货税以遏来源,保我黎民,毋侵害农工,未有舍已 芸人,抑内护外者也。又阅经县吴剑华《续罪言》,其税务司一条云:“按 海关之制,既有老关以收商课,又有新关以收洋税。税课总归海关,而洋税 则另用外人掌之,名日税务司。积各海关之税务而辖之以一总税务司,亦用 外人。滥觞已久,无有悟其非者吁?何其悖也!”夫创始之时,实以洋人货 价非华人所谙,故不得不藉外人之力以助其成。
今日大非然矣,税则既定,专条章程尽人能解,何用碧眼黄发之俦越俎 而代治乎?且既设一总税司以辖之,则凡为税司者,皆自以为不归关道辖活, 俨成分庭抗礼之势,辄以细事动致龃龉,而所用洋人扞手,类皆袒护洋商而 漠观华商。同为一色之货,竟估二种之介,于是华商怏怏而控之关道,关道 皇皇而问之税司,税司茫茫而委之扞手,率从初议使纳重税,关道瞠视之无 如何也。于是,转贿嘱洋商为护符,而华商之货皆洋商之货矣。华商贿托洋 商,则货本较重,不增价则本亏,价增而华商之货日滞,洋商之货畅销矣。 且广东各口往来港澳等处,轮船经过关口,必须停锚俟税关人役下舱查验, 如系西人船主,则无庸候验。何薄于土人而厚于外人如此?而要皆一税务司 阶之厉也。
方今天下洋务月兴,不乏深明税则,畅晓条规之人。苟使任关道者留心 人才,时与税务司考究,选择干员,而荐举之以税务司之副责。其学习数年 有效则渐裁外人而使代之,我华人皆知奋勉,次第迭更不十年而各关皆无外 族矣。然税务司乃总税务司所辖也,不先去其总,则必多方挠阻而关道终无 事权,各税务司必存私心,此议卒不能行。彼日本小国耳,昔海关榷税亦用 外人,今则悉举而代之以本国官矣。呜呼!何以堂堂中国不如日本?以天下 利权授之外人之手,而使坐长奸利以笑中国之无才哉!查中外各国请外人为 税务司监收国税者,只印度、中国、日本三国而已。印度税捐以鸦片为最, 昔为英商承办,太阿倒持,祸致失国。日本初聘西人协理,今则全换土人不 用西人矣。
我中国尚属如故。考各口洋关,正税务司三十人,署税务司十余人,代 理税务司二人,副税务司又十余人。尚有征税、船钞、教习三项,分内班、 外班、海班,共有四千三百四十三人,其中华人三千五百七十四人,通西文 且在洋关当司事者不少,何无一操守廉洁者可升为税司乎?或谓华人难免舞 弊,西人岂得尽善?不观镇江关洋人美生之事乎?如谓华人不尽如西人,何 不于其中慎选而用之?又谓选择甚难,然则西人独不须选择将尽人而皆贤 耶?剑华所论实获我心。余细考华人之舞弊者,大抵西人俸重足以开销,华 人俸薄不敷缴用。且闻泰西各国无关卡。有纳税印花出卖,运货纳税者计银 若干即贴若干印花,关卡委员无中饱病商等弊,附录于后以备当道采择。

附译《泰西征税略论》

考泰西税项,共分二大纲,一明征之税,一暗征之税。明税如一人应有 产业几何,来修几何,而征税几何。暗税如茶商受重税,而茶价遂贵,布商 纳重税而布价遂昂,使国家榷税稍轻,其价亦可稍廉,是则纳税虽在商人, 而受亏则在所购货之人矣,所购货物不已暗中征税若干哉!尝有人谓征税之 法皆宜用明征之法,即暗征之税亦可向购物之人征收,然各国皆二法兼用。 当一千八百六十年,美国明征之税共得百分之十六,暗征之税共得百分之八 十一;普国于是年收明税百分之四十六,暗税得百分之四十;奥国于是年收 明税得百分之三十二,暗税得百分之五十二;俄国于是年收明税得百分之二 十九,暗税得百分之三十二;法国于是年收明税得百分之十七,暗税得百分 之六十三;西班牙于是年收明税得百分之二十五,暗税得百分之六十二;荷 兰国于是年收明税得百分之二十五,暗税得百分之五十一;葡萄牙于是年收 明税得百分之二十三,暗税得百分之五十。观以上各国所征,虽皆有明税暗 税之分,而暗税恒多于明税。其税虽分明暗,然有时为明为暗,颇难区别。 有谓此税为明,忽有人谓之暗;有谓此税为暗,忽有人谓之明。故另有区别 之法,法以家产薪水来修等为明税,而以食用各物及一切需用钱文录卖交易 皆谓暗。税既分明暗二大纲,于是可详核其细目矣。
又闻征纳税项之要有五:一、征纳税款须在国家总理,税务之人不能任 人征约勒索;二、征纳须有定章,如轻重贵贱及收纳之法;三、办理宜公正, 凡所收之税款,皆宜作为众人有益之用,不可有私饱侵蚀之弊;四、征收宜 均平,不可稍令偏多偏少,使贫者输重税,富者输轻税;五、征收税款不可 见利忘义,如国内一切奸恶有害世道人心之事,国家非独不禁且又从而利之, 征其捐税,是即见利忘义也。要之势不可禁,乃从而征其税,犹可言也,如 鸦片是也;可禁而不禁从而征其税,乃见利忘义,如闱姓博赌,西国榷酒酤 是也。
若论征税之法应如何为最公最精,则甚难乎其言之。盖欲征税之法轻重 多寡至极公极当之处,非详核国内各项人民每年费国家之钱物工役多寡,而 后定其征纳之法不可。如农工贫乏之流远引跋涉,率多徒步,则街道不易损 坏而省修葺之费,有耗于国家者即少;若有乘马行于途者,则其损坏街道较 诸徒步者为多;若有乘车而驰驱往来于途者,则更甚矣。然如此核算,必不 能之事也。又如商船行于海,国家设兵舰藉资保护,岁中所费不赀,此皆不 能详算而定也。故各国之征税因此甚难,皆不用详核之法,只视其人之贫富 而定其征纳之轻重。
若视其家产贫富而征之,其大要之法亦有二:一均平征法,如一人有家 产一千金征五十金,又有一人二千金征一百金之类;二增减比例征法,如一 人有家产一千金者征百分之五,又有一人家产二千金者征百分之六。其第二 法近日尚未通行,然多人皆愿从第二法者,以其贫富轻重之得当也。瑞士兰 国有一城名拔苏,其处用第二法征税已五十年矣,其征税之法又分二等;一 家产租利之税稍重,因其取之易也;二俸禄来修之税稍轻,因其得之不易也。 是处家产租之税定为每年二百圆美银征纳百分之二;若每年得租利有四百圆 美银则征纳百分之三,若每年得租利六百圆则征纳百分之四,若每年得利八 百圆则征纳百分之四分半,得利一千二百圆则征纳百分之五,如是加增至一 万二千圆则征纳百分之十,自此以上,其征纳之比例加增渐迟。至如辛俸之 税得产利之半耳。
以上征税,凡二法。无论何法均须遵其章制,不得向民人乱征,使民无 适从,又不可稽查时故意欺肆,妄行恫喝,与民为难。所言征税,皆其产利 之税也,如家产之租利及辛俸来修是也。至其本钱则不能征,若用此法,则 久之必至罄其家产归之征纳而后已也。凡征税不可扰害民人事业恒产,亦不 可扰乱国内之贸易。又征税不可过重,但令敷国用而上,如国用忽然加增, 则税项亦将加重,然亦不可任意将各项加增,故须预定其征纳之事物何者易 于加增而后为常征之物,以便国用忽增之时而加重之也。不然,则任意加增, 如忽增米税糖税,则米与糖必贵,天下贫者多富者少,小民食力何以聊生? 而闾阎因之不便矣。故孟德斯鸠学日定租税之纲领,须通国人之财产而分为 三;一日国人所不可一日无者;二日国人有之得藉此以图利者;三日即国人 有之亦不必有益于国人者。第一则为政府者决不得而税之,第二则不妨税, 第三则税之不妨稍重。近日租税之法,英国最为适中,略计贫人财产之额而 免其租税,若无益之物则较有益之物料税更重,租税之法莫善于此。
查嘉庆年间,英法常有战事,国用糜费无常,度支短绌,故英人于国内 无论何物概行征税,课法重而又重。然百姓虽苦而不敢抗捐者,以国家出入 公而官无私弊,凡酌捐之数皆由下议院公议批允而后饬行也。

译文


哇,微信一键分享文章就能赚钱! 阅读是一种智慧、分享是一种美德、转发是一种境界!

作者:GG3M

我们能做什么?

1.帮助企业设计商业模式、调研、品牌策划、广告投入、电商平台架构设计开发、互联网运营、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推广、事件营销、饥饿营销、APP/小程序开发、解决方案,网络运营部门专业培训等;
2.帮助企业首年不低于3000万营业额【对赌协议】;
3.帮助企业拓展300-500渠道经销商、加盟代理商;
4.帮助企业全网营销推广、策划树立品牌等,打开品牌知名度、实现移动互联时代全网营销提升业绩;
5.帮助企业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平台架构、设计、开发、运营、线上营销。

有需求/项目合作/加盟/加入鸽姆请关注GG3M,无论您是需要资金、技术、人才、客户等都可以找我们,帮助一万万家国内外中小企业解决微媒体智慧联接、互联网转型问题是我们的使命。咨询:021-59922575  微信:18939954886   Email:admin@gg3m.com

@创始人简介 Webmaster Profile】
    互联网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 移动互联、物联网与微媒体前沿领域资深的观察家、战略家和实干家。

    邓 斌,Tony, 艺名:贾龙栋,本科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USTC软件领域硕士。首席技术专家,人脉与微营销专家,微媒体世纪第一人。鸽姆物联网、鸽姆微媒体、酷鸽科技、思涯教育研究中心创始人。鸽姆大学、互联网资本商学院创建人,微媒体国际研究院首任院长,天使投资人,中国知名企业家,资深互联网产品经理人,研究方向为数据挖掘、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微媒体、物联网与人工智能。

    国家第一批网络舆情分析师,曾在多家知名企业从事研究开发及管理工作,在互联网行业拥有15+年经验,在电子商务、移动互联领域拥有12+年管理、技术、运营、架构、产品、营销、市场经验。互联网+首席讲师,曾兼任IBM官方资深培训讲师。致力于帮助移动互联、电子商务、消费升级、社群商业方向的转型企业,专注于解析移动互联时代的企业变革法则与商业智慧。是移动互联、微媒体、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天使投资人、讲师、行业峰会主持、专栏作家。 对“互联网+”、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转型、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企业管理变革和创新、互联网思维、App营销和运营、O2O、电商等都有深入的认识和研究,在大型企业从事实战工作,实践经验丰富。

     15+年互联网行业经验,12+年技术团队管理经验,6+年互联网公司管理创业经验。管理、运营、企划、研发、培训、趋势、创新、技术、路径、结构等方面有丰富经验。战略规划、商业模式设计、品牌建设、产品研发、营销推广、组织转型、文化变革等企业经营价值链条的各个方面有自身研究总结出的一套“微商兵法”。 从事互联网+、微媒体研究,专注微媒体创业孵化平台,曾帮助多家国内外企业解决微媒体商业智慧联接以及互联网+思维转型及升级问题,并创造了高额回报。在互联网知识面、产品能力、技术能力、管理能力、战略和竞争战术等方面能力较强,同时国际视野和思考问题的方式方面,以及在突破创新的胆识方面也非同寻凡。
  
     对搜索引擎以及各类行业网站搜索引擎优化具有很深的技术底蕴与独特经验。能极速低成本高效搭建基于PC终端与移动终端的各类电子商务及政务平台。对以各垂直行业网络运营模式有比较深刻的了解。高效团队组建与技术管理经验与研发能力,大型IT项目开发管理和运营经验;有大型行业网站或门户网站开发经验以及成功项目案例展示;极其敏锐的技术前瞻性,对产品与技术的走向与趋势有惊人的敏锐度和准确的把握能力;丰富的行业资源,密集的IT行业关系网络,与各IT公司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优秀的沟通技巧与谈判能力,擅长与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以及投融资商、风险VC等高端沟通;缜密逻辑思维与敏锐准确的技术洞察力,极强的分析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与困难的能力。

     投身互联网大潮,先后在多家国际知名互联网或IT公司任职,全球最大中文IT社区CSDN特约技术专家,曾受邀担任央视科教频道特约行业评论员,央视《智慧中国》访谈嘉宾;新华社《当代中国转型》特约专家;常年担任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中国科技大学等高校EMBA/CEO互联网实战总裁班特聘讲师;中国移动互联网峰会、微媒体国际研究大会特邀嘉宾及高峰论坛主持,多家国内外跨国公司技术顾问。教授课程有:互联网与新媒体实务、互联网与新媒体案例、社会化营销、网络传播研究、微媒体研究、物联网与人工智能。学术旨趣为互联网进化规律、互联网虚拟大脑结构、人脑中的互联网、网络智慧的产生、互联网的哲学问题、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微媒体智慧等。
更多>>  
www.邓斌.com 


现在致电 021-5992257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